首页      宏观经济   产业研究   财经观察   金融视线      理财资讯   财经视频   股票信息   专家点评      投资策略   基金动态   业界声音      证券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金融视线 > 正文
浅析金融集聚区的发展与演变
时间:2017-11-29 10:51:58    来源:www.xiandaishangye.cn    浏览次数:    财经首页    我来说两句()

 摘要:文章从理论认识论出发,根据金融主体、金融客体和金融环境三方面,通过对三要素在金融集聚区历史进程中重要作用的考评和梳理,分析金融中心发展规律和趋势变化,为我国金融中心的建设发展提供借鉴。

关键字:金融中心、金融主体、金融客体、金融环境

13世纪的威尼斯到21世纪的伦敦、纽约,虽然各国金融中心的金融地位和功能发生了变化,但金融中心在全球经济贸易活动中的重要作用却一直从未改变。以往已有学者对金融中心发展史的变迁和发展规律进行了总结和归纳,有按时间顺序对金融中心历史进行梳理的研究学者,如游碧蓉的《透视金融集聚区的百年变迁》;也有按照金融中心类型对金融中心进行分类归纳的研究学者,如黄育华的《金融集聚区的历史考察与现状分析》。本文将摒弃以往的研究方法,脱离时间和空间带给金融中心的客观隔断,从影响金融中心发展变化的影响因素入手,从理论认识论的高度,根据金融主体、金融客体和金融环境三方面进行分析论述,通过对三要素在金融中心历史作用中的考评和梳理,分析金融中心的发展规律和趋势变化。

一、关于金融中心发展的研究

kingderberg(1974)经过对金融中心形成原因的研究后认为,金融市场组织中存在着“规模经济”或“聚集效应”,形成了金融市场的集聚力量。局部信息与时区的不同都是金融市场集聚的主要原因。

McGahey(1990)研究认为金融中心的发展和金融机构的选择通常考虑地区成本、金融人才、通信与信息技术、政府监管和税收政策等因素。其研究表明了金融全球化给金融机构选择带来的影响。

伦敦金融城(2005)的分析报告由英国的Z/Yen调查公司统计制作,运用指标数据和问卷调查相结合的方法,以技术型劳动力、管理能力、税收制度、政府责任和生活环境为评价指标,对伦敦、纽约、巴黎、法兰克福4个金融中心城市做了竞争力分析,分析了金融中心发展中各项因素对其排名和竞争力发展的影响。

朱宏杰,于英川(2002)通过差异优势与市场定位理论(STP)的结合,对金融集聚区的形成发展、选择动因、选择优势进行了分析,并从供方要件、需方要件的角度对金融中心形成因素进行了划分和归纳。这种因素划分方法强调了政府建设金融中心和金融机构选择金融中心,由于选择主体的不同而到来的需求因素上的不同。

冯德连,葛文静(2004)回顾了金融集聚区的发展,研究了金融理论,将金融集聚区成长机制概括为“轮式模型”。模型认为,金融集聚区成长的动力主要有两种拉力,即科学技术、经济发展;三种推力,即供给因素、历史因素和城市因素,以及地方政府公共政策的作用力。同时,提出金融中心的出现取决于客观机会的变化,即经济环境、制度结构和人们主观反应的变化,即个人动机、偏好和态度。

二、理论三要素在金融中心发展史中的历史考评

(一)认识论中的三要素

    与国内外学者的研究不同,笔者认为金融中心的发展可以通过理论认识论中的三要素理解。根据理论认识论,实践活动需要具备三要素,即实践主体、实践客体和实践环境,三者关系如图1所示。实践主体是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的承担者;实践客体是主体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指向对象。在实践的主体和客体间还有一个重要的媒介即实践的环境要素,实践主体与实践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和影响正是在实践环境这一传导媒介中进行的,同时该要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实践活动的最终结果产生深远的影响。从这一角度出发,在金融中心建设的实践活动中,实践主体是指服务于金融业,致力于金融中心发展活动的集体或个人。实践客体是指金融实践活动的指向对象整个金融业,这里既包括金融业和金融市场,也包括金融服务机构。而实践环境是指金融中心所处的自然地理、交通信息、城市生活等周边环境。可见,金融主体、金融客体和金融环境三要素是金融中心发展过程中必备的三要素。

 (二)三要素在金融史中的体现——金融集聚区的案例分析

在金融中心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金融主体、金融客体和金融环境是始终伴随金融中心成败、发展的,其作用特点可以进一步概括为主体引导、客体推动、环境保障。下面通过对金融中心历史考评和案例分析,梳理三要素在金融中心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1.金融主体在金融中心发展中的体现:主体引导作用

金融主体是指致力于金融业发展、金融中心建设的集体或个人,以及人们的主观反应变化、动机、偏好和态度,同时也包括与个人行为、思想密切相关的文化、习俗等因素。在金融中心的发展建设中,主体因素决定了金融中心的发展方向,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

案例一:宗教习俗的特殊性带来金融市场的革新

从众多金融中心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金融业的发展受到人文因素、文化因素、民族宗教因素的多重影响。具有特殊文化背景的文化事件往往会引导新型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的产生,带来金融的创新和变革。

随着全球石油价格飙升,中东国家石油财富不断累积,国民储蓄水平随之提高,丰富的金融资源促进了金融业的繁荣和发展。但伊斯兰金融由于宗教原因,本身具有其特殊性。根据规定,伊斯兰投资者不得从事投机交易,不得进行或从事不确定性契约。特殊的文化因素促进了新型金融服务和金融工具的产生,金融市场全球化以及不断增加的财富加速了伊斯兰银行业以及符合伊斯兰教义的专门产品的兴起。

马来西亚和迪拜是目前最具发展实力的伊斯兰金融中心。马来西亚在伊斯兰金融业的经营和监管上积累了长期的经验,伊斯兰金融基础设施和市场环境良好,技术手段先进,各类伊斯兰金融机构分工细致,包括伊斯兰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信托基金等多家伊斯兰金融机构。而迪拜作为伊斯兰银行业的中心受益于政府对伊斯兰金融业的支持、有利的监管环境以及国内与伊斯兰教的紧密联系,因此拥有更多上市交易的伊斯兰债券。迪拜是一座国际性城市,拥有有利于商业发展的政策,因而能够广纳贤才具有不容小视的竞争实力。同时巴林、新加坡、伦敦、香港等众多金融中心也在努力成为新的竞争者。巨额财富促使着各国金融中心正在为伊斯兰金融做出更大的努力和革新,也给全球金融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案例二:金融文化与金融产业的结合带来金融中心地位的不断提升

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和文化习俗往往决定了该国金融功能的定位和金融建设的特点,影响到该国金融中心的发展。范恒森(2000根据这种现象提出了金融文化的概念,即该种思想文化是通过人们在金融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和思想观念来展现的。在各国金融中心的发展过程中,苏黎世的金融发展真正体现了金融文化与金融产业的完美结合。

苏黎世地处欧洲中部,处于法国到东欧和从德国到意大利的交接,城市人口仅为30万被称为欧洲最小的国家,但苏黎世是瑞士的金融之都和商业中心,又是重要的金融集聚区和黄金市场之一。这里集中了世界350家银行和保险机构,25%以上的世界的资产管理业都是在苏黎世进行的。这个欧洲最小的国家却拥有欧洲最大的财富,苏黎世人的成功与他们的民族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苏黎世乃至整个瑞士都具有忠诚而又严谨的民族文化和多元化、国际化的人文环境,这种良好的金融文化形成由来已久。古时的瑞士人为了生存多充当雇佣军人,为出身显贵的贵族和皇族保驾护航,长期的军旅生活让瑞士人形成了优秀的品质——忠诚和勇敢,正是这项重要的文化品质为瑞士私人银行业的声誉提供了良好保障。同时,苏黎世也是极具多元化的国际都市,在苏黎世的常住人口中大约有30%不是本国人,长期在该城市生活的人都会说一门或更多的外语。多元化的城市文化和忠诚稳重的民族形象,为苏黎世金融赢得了极高的全球声誉和来自全球各个地区的金融业务。他们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将金融产业上升到一种文化,将瑞士民族忠诚、敏锐、执著的精神文化融入到金融产业和金融服务建设当中去,真正实现了产业文化化与文化产业化的结合。

案例三:金融人力资源的储备决定了金融中心的发展潜力

优秀专业人才储备充足、劳动力市场富有弹性、良好的商业教育和人力资本发展前景这些因素都是良好金融人力资源必备的条件,随着金融中心的发展和新时代的金融要求,金融行业对专业金融人才的依赖越加强烈,而各金融中心之间的竞争也更多的集中到关于金融人才的竞争。

     作为飞速发展的金融中心,香港具有多方面的独特优势。其中人力资源是香港最重要的资产,并对经济体系的长远竞争力有决定性影响香港在这方面较其他亚洲经济体系占优,拥有大量专业人才有助巩固香港作为区内一个首要金融中心的地位.同时,具有优秀的劳动人口对金融中心至为重要,而根基稳固的金融中心又会引来更多优秀的人才,形成持续的良性循环。据香港证券及期货监察委员会2006的研究报告指出,香港特许财务分析师的数目已由1995年的约200名增加至目前超过3,000,位居全球第四。而香港执业会计师的数目已由1995年的约11,500名增加至目前超过25,000在具备优秀人才及接触专业服务提供者方面而言,香港在13个经选定的经济体系中占有领先位置 。优秀金融人才的充足储备带来了香港金融业繁荣。香港目前己是世界第三大银行中心、第四大黄金交易中心、第七大外汇交易中心、第九大股票市场、第五大金融衍生工具交易中心,还是亚太区最大的保险市场、亚洲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2.金融客体在金融中心发展中的体现:客体推动作用

金融客体是指金融业本身同时包括金融业规模及结构体系。对国际金融产生重要影响的知名金融中心,大多具备完善的金融市场,活跃的证券市场,灵活的货币政策,较强的金融聚集效应。

案例四:完善的金融市场、完备的金融结构体系决定了伦敦无可替代的金融地位

完备的客体因素推动了金融中心乃至整个金融中心的发展,决定了金融中心的发展速度和功能地位。从具有悠久金融发展历史的金融集聚区——伦敦金融中心的发展历程中,可以看出拥有竞争优势的金融客体条件,是金融中心快速、稳定发展的必备条件。

    十九世纪以前,伦敦就已成为世界上有影响的金融中心,虽然在一战、二战期间受到沉重打击,但由于欧洲美元的发展及自身的许多优势条件,伦敦很快摆脱了困境,成为现代金融集聚区,继续保持着“金融首都”的地位。在伦敦金融地位建立的过程中,伦敦优秀的金融客体因素为其提供了绝佳的竞争优势,具体说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银行业方面,伦敦至今依然是世界著名的银行业中心。在伦敦共有486家外国银行,数量超过其他任何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只有267家,巴黎266家,纽约253家。伦敦的这些银行有33%来自欧洲。外国银行管理着英国银行业50%以上的资产,总计超过36万亿英镑。在保险业方面,伦敦是全球最大的国际保险中心,共有保险公司800多家,其中170家是外国保险公司的分支机构。伦敦保险市场的国际化程度非常高,40%的业务来自美国,33%来自英国,其余部分来自欧洲大陆和世界其它地区。2001年的总保费收入达200亿英镑。在证券业方面,伦敦证券交易所是全球最国际化的证券交易所。来自60多个国家的470多家公司获准在此市场交易。2002年,国外公司的全部证券交易中,56%在伦敦登记。欧洲地区的证券交易量几乎占在伦敦登记的所有外国证券交易量的2/3。伦敦是主要的国际债券市场中心。在伦敦登记的,以伦敦为基地的券商发行的债券占全球债券发行量的60

     尽管近些年,世界各地的金融中心发展迅速、层次不穷,但伦敦金融中心仍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无可替代的金融地位,这与伦敦客体因素的推动作用是分不开的。

3.金融环境在金融中心发展中的体现:环境保障作用

金融环境是指金融中心所处的地理位置、城市生活水平、信息条件、政策条件等一系列周边环境因素。在金融中心的发展史中,环境因素对金融中心的影响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首先是金融中心所处的地理环境、交通信息环境极大地影响了金融中心的发展潜力和作用范围;其次是每次金融中心的变迁中都蕴含和体现了环境因素的变化、发展。每一次世界格局的新变化也会带来金融中心的变迁,影响了金融中心的发展为金融中心的竞争力和发展潜力提供保障。

案例五:优越的地理位置对金融中心的早期发展影响重大

    纵观金融中心百年发展,从威尼斯到美国早期的金融中心费城,从亚洲金融中心香港到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巴拿马,很多金融中心都是著名的港口城市,都占据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因为良好的地理条件意味着便利的交通环境和快速高效的信息系统,这对金融中心早期建设阶段的发展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在全球三大金融集聚区中,日本东京的地理位置和信息化水平尤为突出。日本是东亚的岛国,东临太平洋,西北临东海、黄海、朝鲜海峡、日本海, 与中国、朝鲜、韩国、俄罗斯相望。该国拥有众多优良港口,海上航运便利,地理位置优越。随着航运业的发展,进口原料,出口工业产品的运营模式,带动了日本工业发展,使本国的经济得到了有利调整。多年来,在日本雄厚经济实力支持下,东京凭借其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国际都市的信息化水平,在较短的时间内逐渐发展成为与纽约、伦敦比肩的全球第三大金融集聚区,极大地提升了日本金融的国际地位。截至2000年底,世界最大的300家银行中,已有75家在东京设立了分支机构,其中14家银行的总部也设在东京,这使东京成为当时世界上大银行最集中的城市。在股票市场方面,2002年,股市总值为20693亿美元,年交易量15.64万亿美元,为全球第二大股市。

案例六: 世界格局的变化、金融环境的转变带来金融中心的历史变迁

纵观金融中心的发展史,每次世界范围的政治、经济、贸易变化都会伴随着金融中心发展趋势的重大变革。世界格局的变化、金融环境的转变会给金融业的发展和金融中心的变迁带来不可磨灭的影响。

早期金融中心的形成可以追溯到公元11世纪到15世纪,地中海沿岸城市威尼斯、热那亚、佛罗伦萨等,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水上交通条件,逐渐成为了当时重要的贸易中心。其中佛罗伦萨更是这些贸易中心的佼佼者,到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已在发达工业的推动下,凭借其成熟的金融服务、信息的大量流通、资本投资的快速发展成为早期著名的金融集聚区。但随后由于长期的政局不稳和流行病的困扰,佛罗伦萨的金融发展逐渐低迷。代替其发展起来的,是在战争中战胜西班牙并在政治上取得一定主导地位的殖民国家——荷兰。其首都阿姆斯特丹凭借荷兰强大的国力支持,迅速取代了意大利的都市国家,成为整个欧洲的商业信息中心、船舶进出贸易中心及国际银行业和保险业中心,当时,阿姆斯特丹还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股份公司——东印度公司[1]。其金融中心地位一直持续到英荷大战结束,荷兰在战争中失利,同时也丧失了政治意义上的霸主地位。 有着相同命运的金融中心,还有著名的国际金融都市——伦敦,伦敦在18世纪曾经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但随着而来的两次世界大战改变了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削弱了英国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实力,使英国的出口贸易减少了近一半,并背负了巨额债务,此时的大英帝国无论从经济实力还是从政治地位部明显表露出颓废之势。在战后金融业的恢复期中,没有受到战争影响纽约和苏黎世逐渐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金融中心,从而改变了伦敦独大的金融格局。

三、金融集聚区发展史带来的启示

在金融中心的发展过程中,路径依赖会起到重要作用,即过去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决定其未来的走向。因此对于金融集聚区的历史分析和梳理,将对我国金融中心今后的建设和发展起到一定的指导意义。根据上文,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一)金融文化作用不可小视,金融人才竞争成关键

金融业的发展受到人文因素、文化因素、民族宗教因素的多重影响。具有特殊文化背景的历史事件和文化变迁通常会诱导新型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的产生,带来金融的创新和变革。同时,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和文化习俗往往决定了该国金融功能的定位和金融建设的重点,影响到该国金融中心的发展,金融产业与金融文化相结合的重要作用不容小视。随着知识经济的蓬勃发展,金融行业对专业金融人才的依赖越加强烈,各金融中心之间的竞争更多地集中到专业金融人才的竞争,人才贮备成为金融中心建设的关键。

(二)金融环境日新月异,不同时代发挥不同作用

伴随着世界趋势的改变,金融环境也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从早期战争政治等早期环境因素到如今全球贸易、城市信息化水平等新型环境因素,不同类型的金融环境在不同时代发挥了不同作用。在世界金融史的早期,金融中心的格局变化更多地受到战争、政府政治地位的影响,如13世纪地中海金融中心的发展。其后随着全球政局稳定,世界规模战争的减少,以及联合国等全球化组织的努力和发展,战争及政治的影响力减少。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全球化趋势明显,更多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因此全球贸易发展、信息化水平和金融制度变革等新型金融环境将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对全球金融中心的发展和格局分布起到重要的主导作用。

(三)三要素的影响各有侧重,均衡发展达到最佳状态

从金融中心的发展看,三要素对金融中心发展的影响各有侧重,金融主体引导作用决定了金融中心发展方向,金融客体推动作用决定了金融中心发展速度,金融环境保障作用决定了金融中心发展质量。金融中心发展作为一个动态发展的系统,其中的各要素是相辅相承、相互推动、缺一不可的。因此,在实力相当的金融中心之间,哪个金融中心能够调节好三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促进三者共同发展,哪个金融中心便更具竞争力。

参考文献:

[1] 游碧蓉,透视金融集聚区的百年变迁,亚太经济,2001,(2):11-13.

[2] 黄育华,金融集聚区的历史考察与现状分析[J],中国城市经济,2004,(12):17-23.

[3] Kindleberge.C .P. The Formation of Financial Centers: A Study of Comparative Economic History[J]. Princeto, 1974.

浅析金融集聚区的发展与演变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杂志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