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首页      广告   目录   资讯   征稿    财会  视频   图片   评论      财经       旅游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频道 > 管理 > 管理纵横 > 正文
关于“互联网+”养老发展模式突破口的思考
时间:2018-11-02 12:52:16    来源:www.xiandaishangye.cn    浏览次数:    杂志首页    我来说两句()

  冯嘉锋 朱迎还 郝娜娜 王佩玲 通讯作者:刘珺

武汉科技大学文法与经济学院 430081

 

注:本文为2017年“湖北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互联网+社区智慧养老模式研究”(项目编号:201710488049)。

 

 

摘要:传统养老模式中,由于服务提供者和消费者距离较远引起的供需结构性错位,带来服务种类、结构、层次不匹配的问题,这已成为社会的痛点。而互联网+养老服务模式在信息、成本、效率、资源配置等具有明显优势,可有效解决供求结构性错位的问题,是符合时代发展的一种尝试。但实践经验表明,该模式遇到诸多阻力,发展的瓶颈难以突破。

关键词:互联网+养老社区发展思路

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阶段,然而,养老事业与养老产业的发展滞后于人口老龄化的进程,存在着养老服务需求与供给严重不匹配、养老服务产业发展市场化程度低、养老产业链条不健全等问题。

笔者调研了武汉几个社区,发现社区发展状况不尽相同,但从一些共性供需矛盾中,传统养老方式的固有弊端可见一斑。在对于自己晚年生活的评价中,70%的老人“满意”和“一般”。可见,老人对自己的养老基本满意,但有些较高需求并没有得到实现。问卷显示68%的老人对于医疗保健的需求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提供就近服务”和“要求有定期体检和健康护理”。同时90%以上的老人表示自己平时花费精力最多的活动是看管孙辈和做家务。根据我们的了解,很多老人都有夕阳旅游、再就业的强烈愿望,但由于市场化程度低、养老产业链条不健全等,供需之间严重脱节,靠社区单方面无法吸收足够的资源来开展老人喜闻乐见的文娱活动,难以实现老年人自我实现的愿景,发挥老年人的剩余价值。

一、智慧养老在路上,道阻且长

  正是由于传统养老模式中市场参与者被分为个体,难以有效吸收、配置资源,难以快速对市场行为做出反应。而智慧养老用互联网技术为养老产业赋能,将供方、需方紧密联系成利益共同体,加速了社会资源在市场的流动性,提高了养老资源的规模和准确性可以说,互联网+养老模式是现行局势下解决老龄化问题的不二法门。国务院于2015年7月4日正式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要“促进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2015年湖北省人民政府颁发《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行动的实施意见》,提出依托现有互联网资源和社会力量,以社区养老为基础,搭建养老信息服务网络平台,提供护理看护、康复照料等居家养老服务。

  但根据笔者团队走访武汉各个社区的情况来看,互联网+与养老产业的“天造地设”遇到了不小的阻力,目前发展缓慢,举步维艰。

  在调查智慧养老普及度时,我们通过了解他们对概念是否听说过。老人中,32%的人表示表示没有印象,56%表示听说过而已。而在子女中,这两个数据分别为35%和60%,可见民众对于智慧养老认知度极低,几乎没什么了解。目前社区方面在这一块也都是空白领域,有些社区做过一些基本的尝试,但都因可操作性不高和不够便捷而胎死腹中。同时,在对于大家对互联网+智慧养老的期待时,看到最多的字眼就是操作便捷。而超过六成的受访者也提到,互联网+居家养老应该提高管理者和照料者水平,让家属放心;培养老年人的兴趣爱好,丰富老年人生活,组织各类活动。在对于智慧养老模式的前瞻中,80%的中年子女表示自己老了愿意使用新型养老,这样可以减轻儿女负担。同时也有七成老人选择参与互联网养老服务,但顾虑是不会操作,另外一个关于智慧养老的担忧在于服务质量。综上所述,虽然新型智慧养老模式受众面和潜在服务对象是巨大的,大家对该模式都普遍看好,市场潜力和发展机遇不容小觑。但目前几乎处于零群众基础和社区基础,同时,怎么提高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提高智能项目的可操作性和便捷性,是智慧养老发展路上必须解决的一个瓶颈。

二、“互联网-”的痛与殇

除此外,由于互联网+养老模式在硬件发展、配套产业方面的不足,“互联网+”的优势并未发挥完全,而互联网技术的劣势诸如信息安全伴随而来,甚至呈现出劣势大于优势的态势,如何避免“互联网-”极端现象出现,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一)智能设备的开发应用难以跨越“银色数字鸿沟”

现阶段智能设备的开发应用遇到层层阻碍,开发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一是智能设备的类型较为单一。设备多针对老年人身体健康照护与日常生活照料,在老年人精神文化层面发挥作用的智能设备仍属空白。在开发智能设备层面,只考虑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与生存问题,忽视该群体作为“人”所必需的精神文化需求,违背了“互联网+”行动战略中包容性、开放性、人性化的要义。

二是市场上可穿戴设备与理想中的产品仍有不小差距。在智能手机竞争日趋白热化,开始在系统和应用生态圈短兵相接的今天,研发可穿戴设备的本土公司们仍然在硬件关口徘徊。

三是缺乏对“大智能设备圈”的开发。所谓“大智能设备圈”是一个几乎涵盖所有智能化设备的概念,通过一个统一的中枢系统或软件将各式各样的智能设备联合成智能生态圈的想法。目前国内通用型智能设备开发不足,一些社区和养老机构虽有少量这类设备,但多为从国外进口,价格昂贵、便捷性不够且保有量较低的现实大大影响了老年人尤其是高龄老人和不能自理、半自理老人对其的使用。

(二)信息安全堪忧,大数据驱动养老服务的功能尚未有效发挥

基于以可穿戴设备为主的智能终端设备,数据的实时采集与更新产生了海量数据。应用智能终端设备是“互联网+养老”模式中的基础环节,而处理采集到的健康信息与服务信息便成为实现“人、机、数”一体化的关键。但现实情况却是信息安全存在诸多隐患,令人担忧。同大多数网络设备一样,不断发展的可穿戴设备引发了隐私以及安全问题。可穿戴技术能够捕捉并收集非常详细的个人信息,比如生活方式、健康、位置、运动和日常生活信息。缺乏正确的隐私控制,这些数据最终有可能以人们未曾想象的方式被利用,易滋生个人身份盗窃、跟踪、欺诈和其他犯罪行为

(三)线上平台监管与线下服务跟踪的双重缺失

   在现阶段“互联网+养老”模式开发中,养老服务线上平台呈现出“繁花似锦”的景象,吸引了社会资本、投资主体、人力资本等多方资源,但对各类平台的监管与引导相对滞后。从线上平台的宏观发展层面来看,存在功能重叠、作用相似、服务范围交叉等现象从各线上平台自身微观发展的角度来看,由于相关政府部门尚未制定出平台如何承接部分政府服务的监管办法,缺少对平台加盟商的监管,缺乏对庞大信息及数据的科学管理,对线上平台与线下服务圈的科学链接程序缺少规范化要求,特别是线上平台监管的缺失大大阻碍了“互联网+养老”模式的发展。

   另外,服务监管缺失也是另一突出问题。一方面,种类繁多的线下服务圈虽尝试潜在需求进行初步探索与挖掘,但现实养老服务的层次并没有显著增加;另一方面,目前的线下服务圈是由各个服务供给者“单打独斗”,尚未形成有机结合、科学运营的规模性服务体系,同时后续的跟进服务人群回访机制、服务跟踪机制的缺失,极大损害了养老服务体系的科学性与完整性。

三、他山之石带来的新思考

(一)国内:政府搭建平台,充当“资源整合器”

   目前大部分养老机构与政府合作都是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实现的,但该种方式由于对象的单一性,无法实现产业规模效应带来的红利,机构由于还处于无组织无领导的状态,服务同质性高、服务项目趋利而忽视对象心理需求的情况极为多见。如果发挥政府的统筹协调作用,将政府作为各项智能养老服务的中心,由政府建立一个数据中心、服务调度大本营,从而有方向地吸收各类社会资源参与养老服务。

   河南省通过“三步走”构建以政府为核心的智能养老服务体系。首先是搜集信息, 构建河南省老年人信息资料库。第二,建设河南省各地养老服务子系统。系统大致可以包括养老服务需求收集与分类系统、老年人生活照料服务管理系统、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管理系统、老年人社区活动管理系统、老年人精神慰藉服务管理系统等等。第三,构建河南省养老宏观操作应用系统。在河南省各地基础数据库和养老服务子系统数据库完成以后,把这些数据库整合到一个各地统一的养老服务信息平台上, 然后开始上线运用。同时通过政府引导相关企业, 设计开发一个养老服务个人操作平台, 以方便全省各地老年人提出自己的养老服务需求。

(二)国外:加强老年人培训和教育 搭建网上社区作为服务载体

   利用手机应用软件(APP)实现老人和外界零距离接触。纽约永康成人日间护理中心举办了电脑培训班,让老人从零开始慢慢接触各种电子设备。在APP上的老年人论坛里,老人们在家就可点评中心服务质量,并与其他老人沟通交流。而在德国柏林马灿区,社区工作人员平时通过讲座、海报张贴普及新型养老服务模式。同时搭建了一个老年社区,用于老人间的交流沟通、需求发布和服务入驻。不必使老年人脱离原有的居住环境和社会关系,也方便子女在闲暇时照顾老人,老人的情感需求能够得到充分满足。同时能够充分整合利用家庭、社区的资源,使养老成本大大降低。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专业服务也能使老人的生活质量得到较好的保证。目前,居家养老已经成为欧美等发达国家老年人养老的主要方式,日本等国家也在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满足了老人对于居家养老的需求,同时快速有效地找到需求对象和服务层次。

(三)金融产业:信息安全不容忽视 多层次监管体系是关键

   信息安全一直是互联网技术下不变的主题。互联网+养老难以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担心诸多老人关键信息被泄露甚至被利用。

  前文已经涉及过,“互联网+”传统行业是个大趋势,以P2P、众筹、第三方支付、大数据金融等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金融产业的高速发展,引发了金融市场交易模式和交易观念上的一场深层次的历史变革。无独有偶,“互联网+”与传统金融行业的结合过程中也伴随着信息安全的问题。

  首先降低互联网养老企业的准入门槛,确保市场良性竞争、企业之间互相监督制约。同时对于市场中企业实行严格的监管手段,确保企业获取数据的手段和来源合法有效针对互联网养老跨界混业经营、贯穿多层次市场体系的特征,逐步健全并完善与之相适应的监管体系。强化准入管理和功能监管;实施“穿透式”监管,把互联网养老的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联接起来,综合全环节信息判断业务性质,执行相应的监管规定;完善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分工。

 

 

参考文献:

[1]贾伟,王思惠,刘力然.我国智慧养老的运行困境与解决对策[J].中国信息界,2014,(11):58.

[2]耿永志,王晓波.“互联网+”养老服务模式:机遇、困境与出路[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34(04):109-114+122.

[3]郭紫薇,路洁萍,耿健男.“互联网+”养老村模式服务转型的难点及对策[J].现代营销(下旬刊),2017(01):118-120.

[4]黄景旺. 浅谈“互联网+”养老模式的发展[A]. 《决策与信息》杂志社、北京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决策论坛——管理决策模式应用与分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决策与信息》杂志社、北京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6:2.

[5]张忠.河南省的“互联网+”养老模式[J].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7,36(04):70-74.

[6]杨东.互联网金融风险规制路径[J].中国法学,2015(03):80-97.

 

关于“互联网+”养老发展模式突破口的思考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杂志目录